妓妻之老婆小奈 第六章



不二并没有马上干小奈的意思,对牛四说:「四哥你先歇一会,别忘了咱们今天是干爆嫩菊的。」牛四嘿嘿一笑,「行啊,我刚才摸了摸,着小娘们的菊还算嫩,应该是刚开没几天。」在看小奈这边白色的精,一股一股的从小穴里留了出来。卧槽,没戴套,直接内射了!小奈还没在刚才的暴插中缓过来,但是一听到牛四的话,吓的打了个哆嗦。

不二说,「愣着干嘛,还不快给四哥清理干净。」小奈勉强的站了起来,我看到她的双腿还一直抖个不停。颤抖着走到牛四身前,跪了下来。

牛四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打开双腿,射过的鸡吧耷拉在一边,上面沾满了小奈的淫液。小奈用香香舌头,轻轻的舔着牛四的鸡吧。伸出手去抚摸牛四的蛋,牛四的蛋也很大,小奈的一只手都握不过来。

牛四闭着眼睛享受着小奈的服务,不一会,牛四把双腿抬了起来,露出了长满黑毛的屁眼,示意小奈来个毒龙,小奈也毫不犹豫,的伸出舌头,奔向了流着黄汤的屁眼。

小奈边舔边哀求,「爷爷们求求你们放过屁眼吧,逼怎么干都行,爷爷的家伙太大了,我的屁眼会裂开的。」不二突然翻了脸,「别他妈给脸不要脸,爷爷来就是爆你菊的。来把着药先吃了包你挺的住。」说这掰开,给小奈罐了几片药片,随后又吐了口吐沫进去。小奈只好顺从的闭上眼睛扬起脖子,咽下了不二的药。

不二见状,一手抓住小奈的头发说,「走去洗澡,给老子来个全套。」又对牛四说,「床上的药,先吃蓝的在吃黄的,你先把药吃了。」说完楼着小奈进了浴室,不一会浴室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过了一段时间,又传来了啪啪的撞击声,哼哼唧唧的呻吟声,吸溜吸溜的不知道在干什么的声音。过了很长时间,不二和小奈十指相扣的走出浴室,全裸的小奈,浑身泛红,乳头勃起,丰满的曲线,明显妩媚了许多,应该是那几粒春药起了作用,远远的看着小奈任哪个男人都想干她一炮,我的下身也不由自主的有了反应。

不二从包里拿出了黑色高跟鞋黑色长筒丝袜,和一个红色项圈说,「去把这个换上。」小奈依依不舍的撒开不二的手,拿出了化妆包上身爬在床上撅着屁股开始补妆,牛四,抽着烟欣赏着,小奈的外阴优美的弧线,浓厚的阴毛上挂着水珠,中间黝黑豆豆,一指宽的小穴,还时不时的冒出粘液,屁眼的褶皱上还有刚才烟烫过的痕迹。纹有一条蛇从屁眼钻进,从逼里钻出盘在腰间,牛四忍不住拍了拍小奈的屁股,攒到,着条蛇纹的真不错,是老金的杰作吧,这种纹身只有吃了药才能看出来,吃的越多越鲜艳,看来狗子没少在你身上花钱啊。

小奈说「你们这些男人可真会玩女人,想着花样的折磨我们。」牛四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顺着腰往上摸,我看到小奈的背上还纹了好多小花,组成了大学字母的C。

小奈画完了浓妆,开始穿黑色网格丝袜,和高跟鞋,此刻的小奈完全成了淫具,不二走过来给小奈勒上红色项圈,项圈上拴上了铁链问小奈,狗子的马子都有鼻环,你的鼻骨通了吗?小奈羞涩的点点头说有,化哥在包里翻出个铁环,给小奈带上鼻环。一切准备完毕,不二欣赏着小奈这个活淫具。

转身对说牛四说,「四哥知道刚才我让你吃的药,是什么药吗?是啥药?蓝色的是伟哥,黄色的是精液固化剂,你要是不快点把趁着还是液体的精液射光,到时候精液就成块了,成块了可弄不出来,就得剁了鸡吧,哈哈,来吧四哥,看这小娘们了吗?就是你排泄的工具,今天你要干不死她,就得切鸡吧,赶紧上吧。」牛四一听这话可急了,「我操!你害我。」不二说完这一把抓紧了铁链,迫使小奈头低下去,双臂用力夹住小奈的头,再用肘部卡住小奈的双肩,好让牛四冲击小奈屁眼的时候不至于顶飞,小奈知道要发生什么,很顺从的用双手奋力的掰开自己的屁股。牛四吃了药,浑身开始发红,先是给了自己一通嘴巴,牛四开始发了狂,暴起的阴茎越来越大,双手大拇指都插到了小奈的屁眼里,用力往两边掰,龟头插屁眼试了试,根本进不去,没办法,又插了一通逼,鸡吧上沾满了淫水和精液,准备好以后,先把龟头放到屁眼上曾了曾说,忍不住就叫,你叫的越欢老子越兴奋。牛四怒喝一声,「我去你妈的!」一个猛劲就把鸡吧插进去半截,就听小奈一声喊破天的哀嚎,镇的整个公寓都是一颤,这一下撞的不二也差点没摔倒。

不二大笑了,你看我说能进去吧,牛四也笑了,欣赏着插了一半的大鸡吧,拍了拍小奈的大屁股说,这小嫩菊,有点意思。小奈一口气还没缓过来,牛四并没给小奈留下更多喘息的余地,屁股往后稍微扯了一下,又一个猛劲,彻底干了进去。小奈又是一声哀嚎。昏了过去,不二见状,一个嘴巴把抽醒小奈打,牛四就开始了他的进攻,打桩机一样的疯狂干着小奈的屁眼。

眼看着牛四的屁眼紧收了两下,我以为是射了出来,替小奈松了口气。没想到牛四的表情突然变了,我操完了,射不出来。都他妈憋到鸡吧上了。牛四想把鸡吧拔出来,但是越着急越拔不出来,肿大的鸡吧就像和小奈的屁眼长到了一起一样。

「我操,兄弟赶紧想办法,拔不出来又射不进去,要不咱们把着娘们费了吧,先把鸡吧拔出来再说。」说着就要去摸裤兜里的匕首,不二赶忙拦下牛四。

「别的,四哥这是狗哥的场子,在他场子里把他的人费了,咱们回头不好交代,再说这要我常吃,见效没那么快,你在用点劲肯定能射出来。」小奈听了,尿都吓了出来,「别别别别费我,让我干什么都行。」牛四也不说话了,发了疯是的干小奈的菊门,想快点把精子射出来,完全把小奈当成了肉套。摆来摆去,从床上干到地上从地上干到床上,也没射出来。最后牛四发了疯,一脚踩在小奈的头上,左手扶住小奈的大圆屁股,右手抓住小奈的阴毛,先是蹲了个马步,然后全身的力量集中在腰间,突然以发力,砰的一声硬生生的把鸡吧拔了出来。只见鸡吧已经发紫,有拳头那么大。牛四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双手开始打手枪。

不二抱起地上的小奈,坐回了沙发,小奈浑身滚烫,不二摸了摸小奈的头发,突然往后一拽开始,亲吻小奈,小奈缓过劲来以后也伸出舌头来和不二舌战了起来,小奈紧紧的抱着不二,眼睛紧闭着。不二觉得来了感觉,抽出抚摸乳房的手抓住小奈的头按在了鸡吧上,小奈不得不跪了下来,手口并用,撸鸡吧,舔肛门,毒龙,能用的招式都用上了。不二爽的不亦乐乎。

这时的牛四自己撸了有一会了,突然喊到,「行了行了」龟头上流出了细微的一小条清水,牛四二话不说夺过小奈,把她按跪在床上,屁股探出了床沿,小奈的馒头逼,呈现出完美的弧线。但是牛四对小奈的逼没有太多的兴趣。又是一轮新的爆菊,大开大合的干了半个小时,牛四上下身一起晃,小奈也跟着牛四一起晃,嘴里发出诱人的呻吟声,只是很嘶哑。最后牛四一声怒吼,一个猛烈的冲刺,终于把精块射进了小奈的菊门,身子一倾,爬在小奈的身上,把小奈整个人压进了床垫里,只能看到头发还在无力的挣扎。

过了好一会,牛四长出一口气,「你他妈的差点害死我。」不二赶紧点上一根烟送了过来。「怎么样爽吧,你先别生气,你看看这地上的道具,好戏还在后边呢,等你缓过先拿她溜溜冰。」说着两个人回到了沙发上坐下,小奈一动不动过了一会从肛门里排出了细长白色精块,就像拉屎一样,只是是白色的。两个人哈哈大笑。

我无奈的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很轻,但还是发出了轻微的声音,我想这点声音肯定惊动不了他们,但是我错了,当我再看出去的时候,壁橱的门一下被拉开,一把刀子迎面扎来,我措不及防用手一档,刀子一下就贯穿了手掌,挡住了刀子却防不住下身,被人一脚踹到了肚子上,紧接着手上的刀子被人拽了出去,头发也被抓住,强拽出了壁橱,我看清了使刀子的是牛四,踹我的是不二,眼看着牛四的刀子奔着我小腹来了。

我大喊了一声,「别杀我,其是她老公。」小奈脱了力,爬在床上双眼迷离。

屋里的巨变还没有反应回来。听到我的叫喊,牛四收了手,看向小奈。

小奈这才反应过来,惊呼到「老公,你……」不二说,「老公牛逼啊?操!」飞起一脚,下身一阵剧痛传来,我顿时失去反抗能力。

牛四说「我就说有人吧,就咱观察力,不是盖的要不也活不到今天。」说着用脚踹我的头,小奈挣扎着爬过来。护在我面前,「求求你们别打了,他就是担心我,不是谁派来的。求求你们别打了。」不二翻了半天看我确实身上啥都没有就放下心来。

笑着说「喜欢看老婆被人干,行,今满足你。让你看个双蛇入洞,看到你老婆逼上的蛇了吗?就是这个意思。」说着拉过小奈把她屁股朝上按在地方上,二话不说一下把鸡吧插进小奈的菊门,然后从后面抱起小奈,把小奈的双腿分成M型座到了沙发上,对牛四说,「来吧四哥,前面留给你。看谁先射谁输。」小奈回头无奈的看了我一眼,什么都没说,牛四提枪插入小奈小穴,这时小奈被夹在中间完全看不见了,只能看到3个屁股,上下两个屁眼里有黑毛,看不到小奈的逼和屁眼只能看到中间的隔膜被带出带进任意的变着型。小奈开始还有呻吟声,到后来只剩下哼唧,我爬在地上疼痛的劲缓过来挺多,他两像是在斗狠的干了能有30分钟,突然不二,伸出双手从后把手指都插到小奈的嘴里,牛四也不示弱,两只大手一把抓住两个乳房,小奈此时的姿势已经性感至极,嘴里哼唧着,眼睛已经涣散迷离了。两人开始较劲。

心想这节骨眼上是能跑掉的唯一机会,今天不跑非死到这不可,想到这里,忍着剧痛把腿就往外跑,幸亏门没锁,只听不二喊到,妈的孬种,敢跑,跑我就弄死你老婆。心想不是有那个什么叫狗子的罩着老婆吗?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也没敢回自己的屋,当时只是一个想法,逃开那个恐怖的房间,越远越好。

203的家是不敢回了,我逃回到那个破公园里的那个破窝里,身无分文的感觉那叫个心酸,担心小奈,万一那两个混人下死手可咋办?又一想不会的,不是有那个叫什么狗哥的帮小奈撑腰吗?突然觉得自己好窝囊。想着想着我竟睡着了,也许是太累了。清晨醒来的时候,露水湿了全身。手上的伤已经不流血了,抵挡不住腹中的饥饿,肚子空空的感觉好难受,看来我必须得去上班了,起码还管饭,要不会被饿死。

与饿相比我更担心小奈的,好想回去看看,又怕那两个混蛋没走,可咋办?

又一想我悄悄的看一眼不被发现应该没事,如果人都走了起码可以回家吃口饭,要是没走就偷偷溜走去班上等饭吃也行。打定了主意,就不在犹豫了。迅速的向公寓移动,离公寓还有几百米的时候我放慢了脚步,远远的望去,有间房子亮着灯,窗帘都统一的粉色,所以灯光都是粉色的。谜一样的梦幻,像一个一个的小粉穴。亮灯就意味着客人没走,留下过夜了,可能有起的早的已经开始打晨炮,或者是身体好的根本是折腾一夜。

往前又走了几步,终于能看见204的灯是亮着的。妈的两个混蛋还没走,这是操了一夜吗?就在这时突然发现一楼的窗链子被人拉开了,一个裸女上身贴在窗子的玻璃上,乳房被压成了两个大饼,撅着屁股,正在伺候着男人打晨炮。

我心想,算了太危险了。还是去上班吧。晚上回来再和小奈道歉。这三个月小奈到底经历了什么?怎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上班的时候心里其实挺担心的,他们都是一伙的,不知道昨天的事会不会来找我的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