妓妻之老婆小奈 第十章



红楼伤好了以后的一天早晨我起的很早,厨房已经叮叮当当的做饭了,我听见厨房里两个人的对话。

厨房甲说:「听说金爷在狗子哪里弄来一个娘们,逼又小,活又好。有机会得干她一炮。」厨房乙说:「新来的哪能这么快轮到咱们,非得被几个看守把逼毛都磨光了,逼都操松了才轮到咱们。」我听着他们聊天,知道小奈真的被他们弄来了。

赶紧推着饭车去送饭,刚到二楼就见小奈从小屋出来,她头发长了,已经长到了胸前,今天穿了件半透明的开裆紧身衣,奶子显得格外的大。屁股显得格外的圆,黑黑的阴毛露在外面,大波浪的头发很妩媚,感觉肚子微微的有些隆起,也许是我的错觉。

两个人四目相对,小奈欲言又止,用非常复杂的眼神看了我一会,还是脸还是一红,转过身去。我正愣神,突然后面有人撞了我一下,我一看是严头,严头白了我一眼,喝道:「滚开别挡路。」我退到一边,严头来到小奈身前。

小奈不好意思的用手挡住了私处,严头上去就是一巴掌,「臭婊子还给我装什么纯。」我攥了攥拳头又看了看严头的个头,没敢吱声。严头继续说,「你是新来的,告诉你规矩,每天早晨点名检查你们身体状况,把你们逼啦,奶子啦都拿出来让我查查,没毛病了再干活。」小奈摸不清严头的来头,也不好说是和不是就那么傻愣愣的站着。

严头来了脾气,抽出裤腰带,抓住小奈的头发,抡圆了胳膊就是一下子,小奈用手挡了一下,防住了鞭子却防不住力道,一下就打爬在地,严头使足了劲抡腰带暴打小奈,打的小奈鼻青脸肿,实在承受不住赶紧跪地求饶。走廊里的所有人都看着这边,没人敢上来阻拦。

严头看小奈求饶了,也不继续打了,瞪着眼睛说道:「新来的知道该干什么不?」说着一只手伸进了小奈的衣服里,透过小奈胸前鼓起的紧身衣,分辨严头的手型是在揉捏小奈的奶子。小奈会意拨开严头的内裤。掏出严头臭气熏天的黑鸡吧给严头做口交,严头色性大发,退出鸡吧,抓住小奈的领口用力向下一拔,小奈的两个大奶子扑棱扑棱的蹦了出来,小奈的乳头已经是红黑色,严头把小奈的两个奶子挤到一起,龟头插进了两个奶子中间打起了奶炮,小奈扬起了脸张开了嘴,严头哪能不懂小奈的意思,朝着小奈的嘴了吐了好多口水,小奈都咽了下去。严头见小奈彻底服了软,双手抱住小奈向上一用力,把小奈抱了起来,小奈双腿缠到了严头的腰间,小奈的阴户悬空,对准向上瞄准的肉棒后,缓缓下降,小奈的黑逼套住了严头的肉棒。不等严头运动肉棒,自己上下运动,主动地让阴户来进行抽插运动。严头抱住小奈的大腿,任由她上下运动。

伴随着小奈的抽插运动,严头爽得直叫,小奈动了一会,严头觉得不过瘾,拔出肉棒,让小奈坐在长椅上摆出M姿势,抱住小奈的腰,肉棒一下插进进去,小奈本能的大叫一声。严头开始猛烈地抽插起小奈的小穴,小奈双腿紧紧夹住了严头的腰,而自己也双手支撑住了自己的身体。嗯嗯啊啊的开始叫。不知道抽插了多久,严头终于坚持不住,一股股粘稠的精液射在小奈的阴户里。严头拔出阴茎,小奈迅速用嘴巴给严头清理干净。

严头哈哈大笑,挥了挥手,向走廊里喊道,「都干活去吧!」说着搂着小奈大摇大摆的进了屋。

众人见状,纷纷的拿着饭散去了。

我想离开,又想听听里边的动静,内心非常矛盾,最后还是经不住诱惑躲进了小屋,听到严头说:「这他妈大奶子,是我喜欢的类型。」随后就听到了小奈压抑的呻吟声。「不错不错,这大屁股,这馒头逼,就是黑了点。」随后是啪的一生脆响,和小奈的一生浪叫,我想是严头打了小奈的屁股。

「来,别动!站好喽!」紧接着,「啪,啪,啪,啪」估计是在拍打屁股的声音。

「操你妈的奈奈,这大屁股真他妈诱人!」「到床上趴好了,再来一炮。」很快,就听到了啪啪啪快速的肉体撞击声。

「这屄还真紧!啊,啊,啊,啊,真爽啊!」严头的声音。小奈慢慢的放开了,也不克制的开始叫床了,「好老公!啊老公你好强啊!」小奈改口管严头叫老公!

「老公你用手指插我的屁眼,另一只手捏我的奶子试试。」「啊!啊!」「讨厌,老公你好坏啊!」不知道严头对小奈干了什么,弄得小奈高亢的叫了两声。

嘎吱嘎吱床的声音;啊,啊,啊小奈的叫床声;啪,啪,啪的撞击声;哼哧,哼哧,哼哧严头的喘息声,一只持续了半个多小时。

严头说:「不过瘾啊,射不出来。」小奈说老公「要不走后门吧,我后面紧,你抓紧我头发,使劲扇我的两个大奶子。会很爽!」小奈在教严头怎么玩自己。

「操你妈的,你个骚货!」「啪!啪!」我心里一颤,这是在打我的妻子!不知道是不是打在奶子上。

「啊,啊,啊,就这样,老公你好棒!」小奈叫道,「老公你操死我了,啊~~~」小奈你变了!我实在听不下去了,我匆匆的离开小奈的房间。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小奈和严头越来越肆无忌惮,早晨送饭的时候经常当着我的面和小奈长吻,也经常当着我的面严头管小奈叫小老婆,小奈管严头叫老公。我尽管心里不是滋味但是也没办法,我时常去看菲菲,菲菲在三层已经染上了毒瘾,人瘦了很多。一天午饭的时候,小奈没有出来取饭。我知道小奈在工作,于是躲进了小屋里等客人结束。里边是严头,严头正一下一下在身后干着小奈,一边说,「我把你老公弄走行不行,看着就不顺眼。」小奈边呻吟边说道,「你可真坏,玩人家老婆还要赶走人家老公。」严头猛的一顶,小奈啊的一声,「行行,都听你的,都听你的……」严头哈哈大笑。我赶紧放下饭离开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他们就做了套对我下手了。

大概是第二天下午,牛四专挑在我送饭的当口,来了。这次直奔小奈的房间,一会严头用狗链拉着菲菲也进了小奈的屋。他们知道,两个对我最重要的人被他们放在一起玩,我肯定会躲在小屋偷听的。

只听见严头对牛四说:「奈奈是我小老婆,四哥手下留情哦。菲菲,四哥可以随便玩。」牛四也不答话,先吃了两粒精液固化剂,接着一把拽过菲菲,用尽全力拽菲菲的乳头淫笑道「老子就想知道女人的乳头到底能拉多长。」菲菲一声惨叫,听的人毛骨悚然。接着牛四拽过一根水管插进了菲菲的肛门,菲菲不禁哀嚎起来,肥美的乳房也一起抖起来,看的人眼花缭乱。

严头也来了兴趣,狠狠扯掉菲菲所剩无几的阴毛,严头取下项圈直接把一根绳子套在菲菲的脖子上,菲菲撅起浑圆的翘臀任由牛四拽紧绳子扼住脖子的同时疯狂的冲击,凌乱的长发在空中飞舞,狰狞的肉棒在打着菲菲的桩。

整个一个下午,牛四都在干菲菲,两个人就像粘在一起一样到了快吃晚饭的时候,菲菲已经口吐白沫,两个奶子被揉的肿大好多,看来菲菲是彻底被干费了,严头又在小奈的逼里放了一炮后,把小奈的腿压过头顶,小奈的黑馒头凸了出来,严头拍了拍小奈的黑馒头,说:「女人这玩应也真神奇,咋玩都没够。」说着伸出中指插进小奈的屁眼,「我们家奈奈,人也漂亮,逼和屁眼都紧,四哥给我家奈奈放一炮?」「行啊,给抱过来。」此时的菲菲上半身趟在床上,下半身露在床外。严头把小奈抱到菲菲身边,上半身跪爬在床上,下半身撅了起来,小奈不是第一会被牛四干了,知道牛四的家伙有多大,赶紧奋力的扒开自己的小穴,牛四拔出鸡吧,按住小奈腰,这次猛顶了两下就进去了,牛四一把抓住被撞的晃来晃去的奶子,大力的揉着。严头见菲菲空闲着,一屁股坐在奶子上,边用屁股来回碾压菲菲的双胸,边伸手去玩菲菲的舌头。牛四边干小奈边对严头说,「菲菲着逼已经垮的不行我估计手能伸进去不?」严头笑着说,「四哥你试试不就知道了。」牛四点头淫笑着把五指并拢,形成了锥形对准菲菲的穴,硬生生的往里插,菲菲感觉盆骨都快裂开撕心裂肺的疼,但是舌头被严头拽着只能呜呜的叫,牛四又转了两圈一蛮力硬是插了进去。菲菲一下晕了过去,牛四觉得整只手都被温暖的软肉包里着,很是舒服。牛四开始像野兽一样疯狂的干小奈,但是总觉得差点什么,指着菲菲的头对严头说:「你把她吊起来,我看着她伸腿就能射。」严头笑着给菲菲戴上了黑头套,菲菲虽然在昏迷中,但是被套上头套的一瞬间知道要发生什么,要喊救命,可惜救字还没喊全,就被严头拉紧了绳子卡住了气管发不出声来,严头抓住绳头穿过房梁的吊环,使劲一拉,菲菲被整个吊起,双腿开始乱登,牛四一个猛操,把小奈操趴在地上,牛四全身趴在小奈的身上,全身肌肉紧绷,屁眼紧缩,一阵一阵的哼哼,终于在小奈的逼里爆发了。牛四这才发觉已经把小奈的乳头拽了很长,小奈翻着白眼,差点没晕过去。严头笑着说,四哥的药也给我两片,晚上我也要操翻小老婆。牛四满意的喘着气扔了两片药在床上。欣赏着开始抽搐的菲菲。

我在门口一看要出人命,赶紧冲了进来,严头一见有我进来了,知道计谋要得逞了,牛四拿起了准备好的电棍,严头不知啥时候手里多了一把刀,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上去抢吊着菲菲的绳头,严头一刀就扎进了我的后腰,随后又捅了我好几刀,我一下倒在了血泊中。

小奈一见他们是下死手,就不干了,们别伤我老公!说着奔我冲了过来。牛四一把抓住小奈的头发用力拽了回来,小奈顾不上疼拼了命的护在我身前,喊道你们这帮畜生放了我老公!牛四也急了,电棍一把插在小奈的逼里,一下就把小奈弄跪了。

严头笑这说,「奈奈看好了今天我就费了你老公,让你死了心。」说着把脚放在我的睾丸上,高高抬起腿一脚踩了下来的瞬间,我看见牛四按下了电门,把小奈电翻在地,菲菲双腿一挺一挺浑身开始抽搐怕是活不成了,身下的剧痛袭来我昏死过去。

醒来的时候是在厂房里,剧痛袭来,尤其是腰,钻心的疼,下身几乎没有知觉。

「你命可真大,我以为你活不过来了。」一个阴沉的声音说。

「我给你检查过了,伤口再深一点就要了,但是睾丸碎了一个,以后可能硬不起来了。」我弄清楚了这是烧尸体的老头在说话,拼命回想发生的事,小奈!菲菲!挣扎着想做起来。

「别动!伤口裂开了你就没命了!」「你俩是一起被送来的,她来个时候她已经断气了。」老头指了指我身边的尸体说。

我转头看到一具女尸,身体赤裸,反绑双手,戴着黑头套。心里难过,菲菲也死了,老婆已经是人家的小老婆,还不起的高利贷……哎!

「我看你呀,死了算了,一了百了。你这么弱,害人害己!」老头冰冷冷的说。

死老头,我都这样了还损我!

「你老婆拼了命的想救你,你难道不想救她?」我被老头这么一说,想起了当时的场景,小奈最后拼命冲上来说明她心里是有我的。如果我不去救小奈,今天菲菲就是明天的小奈。

「既然救了我,能不能给我指条明路。」我诚恳的说。

「男人啊活着不容易,想生存,要忍!要稳!要狠!」「你就躺在死人堆里慢慢反省,慢慢磨炼吧。」说完老头就离开了。

在死人堆里睡觉!说起来容易,到了半夜阴风森森的,时不时的有乌鸦来袭,非常害怕,可我动不了。只好强忍着,熬到半夜终于睡着了。

次日醒来,菲菲的尸体已经被老头烧掉了,最后一眼也没看上,往日里菲菲温柔,弯弯的眉毛,笑我吃别人醋的口气,一股脑的涌上心头。姓严的,抢我的老婆,费我身体。你给我等着!养伤的几个月里不断的有尸体送过来,有男人的有女人的,每天趟在它们中间,慢慢的习惯了,就这样日子一天一天的过,我也慢慢的康复了起来,下身确实是怎么弄也硬不起来了。能走动以后我帮老头搬尸体,没事的时候就和老头讨论这个是怎么死的,那个刀伤应该怎么防。

突然有一天下午老头找我说:「去救你老婆吧,是时候了。」我知道报仇的时候来了,「没准明天我又躺在这里了!」哈哈的笑着辞别了老头。

先是偷偷的摸回欧文住的地方,此刻不是饭点厨房里没有人,我抓起一把刀切菜刀藏在了背后,摸到地下二层小奈的房间。里边一点动静都没有。按理说住在这里的人不能离开了这里呀。又来到了隔壁以前丽姐的房间,里边的女人正在干活,但是肯定不是丽姐,声音比她嫩的多,但是肯定不是小奈。再去第三个房间,正好里边的人出来,是雯雯,雯雯一见我吓了一跳。

「你!你你……是人还是鬼。」我没工夫和她扯闲篇,直接问她:「小奈呢?」雯雯惊讶了好一会才说:「奈奈已经被安排到三层去了。」「发生了什么?为啥被安排到三层去了。」「哥,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被人玩腻歪了被。」原来严头和小奈好了以后,就把破了相接不到客的丽姐打入了地下三层,没多久丽姐的房间就来了新人,是个嫩鸡。严头玩腻了小奈最近和嫩鸡好上了,就在昨天小奈被他们弄去了三层去了一直没回来。我问明白了情况,谢过了雯雯,奔楼下走去。

楼下还真热闹,门口两间房里的女人们被干的此起彼伏,叫声连成一片,小剧场的中间,一群人坐在旁边,有男友女乱哄哄的,小奈五花大绑的被倒吊在舞台中间,严头一边摸着小奈的黑逼,一手拿着针头正在给小奈注射着毒品,准备下一轮的轮奸,小奈无力的甩着沾满精液的长发,乳头上夹着两个铃铛,每哆嗦一下就铃铛就响一声。

我看到严头的一举一动,大喊一声:「姓严的你给我住手!」严头一看是我,先是吃了一惊,然后冷哼道,「居然没死,还敢回来找死。」旁边一群看热闹的人哈哈大笑。严头冲上来照着我脑袋就是一拳。经过在厂房里的训练,我内心极其冷静,不躲也不闪,默默的抽出腰间的刀,用尽全力照着严头的气管就是一刀,严头应声倒地,我也被严头的拳头打飞了出去。严头挣扎了一会就没了动静,血喷了一地。屋子里一下就静了下来。

我没去解开小奈,把刀放在身前,跪在地上,用严头的血在地上写着,「我这条命交给金爷,要杀要刮全屏金爷发落。」不一会冲进来一群人,对我拳打脚踢。

我只是不断的重复喊着:「这条命交给金爷,要杀要刮全屏金爷发落!」不一会一个人冲进人群,「喊道金爷要见他别打了」众人停了手,来人走到我面前说:「金爷要见你,你去收拾收拾弄干净去金爷的办公室。」说完吩咐几个人架着小奈离开了地下三层。

我被打的不轻,勉强回到自己休息的地方把全是血的衣服换下去见金爷。

我进屋的时候小奈正跪在金爷的面前给金爷口交,金爷只穿了一件白衬衣,敞着怀,一直脚搭在沙发上,另一直脚放在小奈的两腿中间,闭着眼睛,抓着小奈的头发,一下一下干着小奈的嘴。金爷放在小奈两腿之间的脚趾应该插在小奈的逼里。因为我听到了小奈有节奏的呻吟,小奈已经换上了一件透明黑色吊带内衣,下身光着,从我的角度正好能看两腿中间的缝隙和阴毛,小奈的头发银镜凌乱。

过了好一会金爷才开口说,「小严子18岁就跟我出来跑江湖,刚有点出息你就给我费了,这笔账……」「金爷,我的这条命交给金爷,随金爷处置。」「你小子命也真大,被捅了两刀都没弄死你,行,这么硬的命对我还有用。

代替你的命,你老婆的命我就收了,从今以后就当我的淫奴,没意见吧。」说着把小奈的奶子放在手里掂量了起来。

「没意见,金爷。」金爷又玩了一会奶子,站起身来,小奈跪在地上,扬起了甜美的脸,嘴巴张大。

眼睛微闭。金爷一口粘痰吐到了小奈的嘴了,小奈麻利的咽了下去。

金爷较有兴趣的对我说,「你懂得奴隶吗?」没等我回答金爷继续说奴隶分很多种「淫奴,偶奴,犬奴,厕奴,精神奴,脏奴,野奴,脚奴,乳奴等。」「奈奈呢,我就把她调教成淫性,以后带在身边,随时可以干。」「既然是我的奴隶,就留下我的标记,你过来帮我扶住奈奈的脸。」我走到老婆身边,小奈没敢睁眼看我,我伸出双手轻轻的我捧住小奈的脸颊,小奈也伸出双手扣在我的手上,小奈的两行泪顺着我俩的指缝流了下去。

金爷把小奈舔大的鸡吧,压在小奈的鼻梁上,龟头正好落在眉心,拿笔在小奈的脑门上描出了龟头的形状,接着金爷画出了马眼,包皮,龟头下边的倒刺,活灵活现的一个勃起的龟头呈现在小奈的眉间。

难道金爷要纹个鸡吧在小奈的额头上?我的杀心骤起,但耳边响起厂房里起老爷子的话,男人要忍!杀金爷不难,但是是杀了金爷我和小奈谁都活不过今天,我要忍!

随即笑着对金爷说,「金爷我觉得要是再加上一滴精液更形象一些。」金爷一听,乐了。「有点意思!」金爷说:「通常女人的性是通过吸引异性来实现价值观,而调教呢,是在高压的环境下让女人把吸引异性的价值观变成了满足主人的需求来达控制主人欲望的价值观。换句话说你老婆将会从心灵深处沉迷于当奴隶。从此以后就是彻底的奴隶。」我心想:「虽然我不懂金爷在说啥但是,这个标记给小奈造成的伤害无论是从心里上还是身体上这辈子都甭想忘掉了,看来以后真的要成金爷的奴隶了。」金爷拿来了工具,真的把一个涨的紫红龟头纹到了小奈的额头上,格外的辣眼。

金爷欣赏着自己的作品,不由的从头发开始摸小奈,脸蛋,脖子,双乳,绕道背后,腰屁股,和阴毛,轻轻的抚摸的小奈忍不住一声呻吟。

我看着小奈额头上金爷的龟头,感觉下身开始发热,哎!我的下身居然有反应了。

「去办个桌子来我给你看个好玩的。」金爷指挥道。

我搬来了墙角的小圆桌。小奈自觉的趟在上面,圆桌很小刚好能垫在腰下,金爷拿来了两个绳子,一根交给了我,让我把小奈的双脚绑在桌子腿上,金爷把小奈的双手爷绑在了桌子腿上。

准备好了以后,金爷揉了以后小奈的阴蒂,阴毛和肚子说:「你老婆肚子有种你知道吧?」「我猜到了金爷。」「是柴狗的狗崽子你知道吧?」「这个我真不知道。」金爷缓慢的先从小奈大腿内侧开始抚摸到她的阴唇。当她的阴道口湿润后,用手指蘸着她阴道里分泌出来的粘液,上下来回环绕着搓揉她的阴蒂;边说:「不过没关系我会帮你打掉。不过在那之前要尝尝她的奶,我已经给她注射了空孕催乳剂。」说着开始揉小奈的两个巨乳,小奈忍不住发出淫荡的呻吟声,又拿来遥控器。对我说,看好了,说完向上一推,小奈傲的一声,身体返弓型弹起,肚子和乳头同时挺了起来,一泼黄尿,尿了我一身。我惊奇的发现小奈的逼里一蓝一红的东西在震荡的闪烁。

金爷用两手死死掐住小奈的一个奶子,像硬要挤爆她的奶子,小奈挣扎着摇着头,奶头越憋越大终于一丝奶像线一样喷了出来。金爷笑了笑说还行,将双手移到领一个奶上,小奈开始大喊,「爷!!求求你绕了我吧。啊!…………啊,啊,啊,金爷,啊!……」终于另一个也出奶了。金爷满意的擦了擦手,低下头吸食品小奈的乳汁。好一会才仰起头,啊,真爽的叫了一声,我惊奇的发现看到这一幕的我,完全勃起了。

金爷解开了绳子说,「帮我按着点,我要操奈奈了。」说着伸手摸了摸小奈的阴毛,我从后边拉住小奈的右脚,按压在她的脑袋旁边,把整个阴部完美的呈现在金爷面前,金爷上前一步骑压在小奈的左腿上。阴茎斜着向里一插,龟头就插进小奈的阴道,阴茎使劲的往里顶,小奈啊的一声淫叫,金爷的阴囊紧紧的贴在小奈的阴门,紧压着她那敏感的阴唇和肛门。金爷冷笑一声,双手抓住小奈随着自己的抽送而微微颤动的丰乳,狠狠地撞击在小奈的子宫壁上,「啊……!」小奈一声一声的淫叫,金爷就一个动作猛操了十分钟就射精了。就在金爷射精的同时,我发现我也射了一裤裆。

金爷喘着气对我说,「既然小严死了,你就接管二层吧,另外小严有两个老婆和一个女儿,他的家人也就由你接手吧,随你处理,弱肉强食,这是你应有的奖励。」「还有一件事,最近红楼有几个房间空着,也可以安排他们娘仨进来。当然了不勉强。」我连忙说:「全听金爷安排。」金爷,拍了拍我的脸,「小伙子上道,去吧,干活去吧。我歇一会就通通奈奈的后门。」我赶紧退出了金爷的办公室。刚走出不远,就能听见金爷的办公室里传出的尖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