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暴露经历 第八章



昨天,接到室友李静的电话,让我赶快到医院来一趟,说得挺着急的,也没说干什么。我以为是佳明把她弄的肚子弄大了,可是,出事的却不是这个小贱坯子,也不是郭翠那个浪货,却是我们寝室唯一一个爱学习的,班里的学霸徐珊珊。原来,珊珊前几天就说肚子疼,昨天疼的不行了,去医院检查,说是阑尾炎,得马上手术。徐珊珊家在外地,平时回家都得打飞机,况且,她也不想让家人担心,唯有我们几个室友帮她了。就这样,我们三个人决定轮流照顾她,这充分体现了我们校花寝室的姐妹情深。

今天,正好轮到我值班了。吃了晚饭后,跟珊珊聊了一会,身体还很虚弱的珊珊就甜甜的睡去了,我本来就是个夜猫子,此时大概也就晚上八点多种,毫无睡意。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在医院过夜,有点新奇,也有点兴奋。

徐珊珊是那种宁静的美女,跟我们几个不一样,她恬静淡雅,对异性很是不感冒,一度让我以为她是同性恋。此时,她正背对着我,肩头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着,连睡觉的姿势都是那么的淑女。

有必要介绍一下这两天在医院的见闻了,首先,这是个县医院,相比那些市中心的大医院,这里更便宜,也更安静,适合像珊珊这种经济还没有独立的穷学生。这里,每个病房有四张病床,而我们这间病房居然还空着两张床,我们这张床靠近窗户,在门口那张病床上,躺着一个家住外县的来这里打工的男人,年纪比我们大不了多少,只不过身高只有不到一米四,虽然身体挺健壮的,可这身高居然比我还矮了一头,好像是有侏儒症吧?也没敢问,觉得像是没长开似的,看背影就像一个小学生一样,看到我和珊珊总爱傻呵呵的笑。对于这种男人,我觉得毫无威胁,真要是打个架别人不得说我欺负小学生啊!昨天,看到了他乡下的老婆,一个很丑的老女人,稀疏的头发,一嘴黄牙,驼背也很严重,很难想象这样的女人能找到婆家,不过配他这样的残疾人(这身高应该算残疾了)也算值了。

此外,在水房打水的时候,我遇到了旁边病房的男人的妻子,一个很和善,很爱攀谈的女人,倒是有几分姿色,当然,在外表和气质上,我要甩她好几条街了。她喜欢跟我讲她的故事,我们的病房在走廊的尽头,她们的病房挨着我们的病房,而且整个病房只有他们一家。她的丈夫是在工地上发生的事故,有个什么东西爆炸,崩坏了眼睛,大夫估计就算养好了也肯定会影响视力了,如今眼睛上缠着厚厚的纱布,估计还要住上半个月的院才能出院,然后就是在家养病了,女人说他晚上还要回家照顾孩子,天天累成了狗,跟我一阵吐槽,目的就是想找个人倾诉下,博取别人的同情吧。

现在是晚上9点钟了,我躺在珊珊旁边的一张空床上,玩着手里的手机,耳边传来侏儒男的震雷似的鼾声。屋子里有些闷热,身上已经出了一层汗了,这要是在家里,我肯定会脱的一丝不挂吧,我琢磨着,而现在是不是也可以放飞自我呢?我被这个想法弄得浑身燥热,转头看了一眼珊珊,她背对着我,还在熟睡,而那个侏儒男更是睡得像头死猪一般。于是,我慢慢脱掉了身上的连衣裙,折好,放到枕头底下,开始体验在医院里的裸露。

果然,还是不穿衣服感觉舒适,身上的汗也没有那么难受了,头脑也变得清凉了许多,一扫刚刚产生的那点困意,我蹭下了床,穿上我那双平底的高跟鞋,开始在屋里走动着。我来到窗前,借着皎洁的月光,朝外面观瞧,夜晚的大街上还淅淅沥沥的有几个行人,他们不会想到,在医院的一个窗子后面,一个身材高挑,面容姣好的美女,正赤身裸体的站在窗前,朝他们观望着。

在屋里溜达了一会儿,来到侏儒男窗前看了看,这男的不仅身材矮,长得也很差劲,五官聚在一起,像是没长开似的,此时正张着嘴打着鼾声,一件白色的大背心,一条画布做成的土的不能再土的裤衩。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啊!我不禁摇了摇头,希望他下辈子不要生成这个模样。

在屋里暴露,已经不能满足我的欲望了,我生出了要到走廊上去的想法。这里可是医院啊!很多病人晚上可能会出来,没准还有巡夜的护士,危险程度很高啊。不过,越是危险,兴奋的感觉不是就越强烈么?

我悄悄的把门来了个缝隙,伸出半个脑袋向走廊上看去,走廊上空荡荡的,没有人影,可是医院晚上也不像家里或学校那样宁静,有人的说话声,还有咳嗽声,还有病人的呻吟声,让我有些打起了退堂鼓,感觉还是很不安全,只不过有一点,我们的病房是在走廊的尽头,有危险可以随时回来。

犹豫过后,我还是伸出了腿来,来到了走廊上,走廊上有些昏暗的黄色灯光,把四周照的通亮的,我白皙的皮肤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惨白。四周充满危险,无论哪个屋里出来个人都可以发现走廊里有个不知羞耻的女人光着身子。我精神高度紧张,身上又冒出了一层汗,一阵微风吹来,让我打了个哆嗦,正在犹豫是否要继续下去,可是,就在这时,不远处的一个房门就吱嘎一声打开了。

我先是愣了一下,我现在正现在隔壁病房的门前,此时转身在回到原来的病房,估计会被人发现吧,因为我已经感觉到有人马上就要出来了,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我突然想到隔壁的病房躺着个看不见的病人,没有威胁,于是我疯了似的推开了这间病房的门,钻了进去。果然,我刚进屋,就有个人从那间病房出来了,穿得拖鞋,在走廊里发出啪嗒啪嗒的响声。好险啊!我不禁头上又出了层冷汗。

靠在门上喘了一会儿,我开始观察屋里的情况。屋里空荡荡的,只有在靠窗户的病床上躺着个男人,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我有些好奇,悄悄的走到他的跟前。男人很健壮,上身没有穿衣服,露出坚实的胸肌,只穿了个裤衩,里面鼓鼓囊囊的,可见男人那根很是庞大啊!男人的两个胳膊上也缠着绷带,没准爆炸的时候也弄伤了,不过感觉伤的不是太重,白天看见他在他女人的搀扶下还是可以自理的。大腿上也都是腱子肉,看来在工地上没少干活,练得一身肌肉块儿。

身材健美的男子总是让我有点欲罢不能,我情不自禁的伸出了手,在他的腿上摸了一把,男人居然颤抖了一下,看来他也没有睡着,可是刚刚怎么不做声呢?难道以为是护士来查房,还是他妻子又回来看他了?哦,我忘了,他妻子说他的嗓子里吸入了烟气,暂时说不出话来,怪不得他一直不做声呢,不过,这更让我有些兴奋了。想一想一个壮男几乎全裸的躺在床上,既看不见,又不能说话,还动弹不得,真是又安全又舒适,简直就是给我这种腐女送上的玩物。

我开始放心的在他身上摸索着,一会儿摸摸他坚实的胸肌,一会儿又摸摸他性感的大腿,他腿上和胸膛上都长着浓密的毛发,野性而又粗犷,是我喜欢的类型。在我的抚摸下,男人身体也产生了反应,下体那个庞然大物果然了得,高高的擎起,似乎要把内裤给捅破一般,最后还是我帮他解放了下体,我把他的内裤一直脱到了脚踝上,那根庞然大物终于现身了。接着月光,我看到那是像跟烧火棍似的粗长阴茎,头部尤其粗大,像个小碗倒扣在上面。惊奇于男人的粗大,我不知不觉已经用我柔软的小手攥住了它的颈部,几乎不能全部攥住,不知道是我的手太小还是他的东西太粗了,不敢想象被这个东西插进小穴,还能不能活了。

想着那羞羞的事情,我的下体不禁有些湿润了,有种跃跃欲试的冲动。我坐到了床边,两只手抓住了男人的男根,开始套弄起来,男人的身体不住的抖着,看得出来,他也很享受。一边弄着,我一边仔细观看着他的头部,那个小碗这时涨的像个大灵芝似的,真想咬一口,尝尝是什么味道,从它上面流出的液体上,我已经闻到了一股浓浓的男人味儿。

那个小碗就在我的眼前,随着我的套弄晃来晃去的,我不知怎的,居然伸出了舌头,在它的马眼处舔了一口,一股男人的腥臭味道,我看见男人明显哆嗦了一下,可能想不到会有人舔她的下体吧。开弓没有回头箭,一旦打开了拍多啦的盒子就关不上了,我开始在他的枪头上舔了起来,就像小时候吃妈妈给买的棒棒糖,这根黑黑的棒棒糖在我的舔弄着变得又粗又硬,头部冒出不少水来,都被我舔的干净了。我像个周到服务的女仆,在清理主人的身体。好想吃掉主人的棒棒糖啊,说干就干,我张开了嘴,于是棒棒糖被我含在了嘴里。

现在我的样子,不像在吃棒棒糖了,倒是像夏天上学时在吃冰棒。我双手攥着男人的大冰棒,把它深深塞进嘴里,又吐出来,好像想用嘴将冰棒融化掉一般。男人在我的服务下开始呻吟起来。

我有点玩疯了,在大冰棒被塞进我口中以后,就有种身上着火了的感觉。我翻身倒骑在他身上,丰满的胸脯深埋在他的小腹上,并在他的身上磨蹭着,我把小穴伸到了男人的嘴上,大概好几条没刮胡子了,男人的胡子扎的我的下体有些疼痛,不过这反而更刺激了我的情欲。男人也配合的伸出了舌头,在我的穴口上打转儿,因为不能起身,也不能够更深入一些,不过倒是舔在了小穴上面的凸起上了,一看就是有经验的人,我很快就流出了大量的淫水,弄得他脸上都是。

下面被男人刺激后,我更卖力的吃他的冰棒了,屋子里充斥着咂咂的声响,我疯狂的前后摆动着脑袋,让他的冰棒可以快速的进出,我也禁不住发出诱人的呻吟声来。我只觉的男人的冰棒越来越烫,终于,一股热流从他的冰棒里冒了出来,感觉男人出了好多,我的嘴都快装不下了。虽然不愿意,还是咽下了一口腥臭的液体,恶心的差点要把晚餐给呕吐出来,然后赶紧吐出大棒子,把其余的液体吐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男人出的有点快了,我才刚刚开始向高峰处攀爬,男人却已经跌入了谷底,不一会儿,我听见了男人微微的鼾声,睡得也真够快的,真是自私的产物,光顾着自己爽了,一点儿没有想一想旁边女人的感受。

觉得再呆下去也是没趣了,还是回去睡觉吧。可是,我身上现在还是汗津津的,尤其是下面的小穴,湿的一塌糊涂,一种空虚的感觉,真想找个东西把它填满,没办法,床上的男人的下体已经变成了一个软茄子了。我叹了口气,拖着沉重的步伐,还有失落的心情往回走。

再次回到走廊里,没有了之前的惊险,当然,我也不敢再去冒险了,还是老老实实回去吧,于是,我又蹑手蹑脚的回到了原来的病房。

钻进病房以后,先侧着耳朵听了听,居然没有什么声音,这种寂静让我有点害怕,因为刚刚出来的时候,明明还能听见侏儒男的死猪一样的鼾声呢,难道,他醒了么?要是我这个样子让他看到了,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我的头有些大,居然还有点小兴奋,咽了一口口水,心再一次狂跳了起来,我僵在了那里,没有动弹,静静地感受着周围的一切。

过了一会儿,眼睛大概适应了周围的一切,我发现那个侏儒男依然躺在自己的床上,呼吸均匀而安静,一点也不像刚才那样呼噜声震天,不过,看样子还在熟睡,于是,我撞着胆子慢慢绕过他的病床,回到了自己那张空床上,躺在床上的时候,心里还在打鼓,觉得这一次的暴露真的很刺激。

还不想穿上衣服,想让身上的汗水干一干再穿,这时,我听见侏儒男咳嗽了一声,翻身起了床,将一口粘痰吐进了一边的垃圾桶里,我凝神屏息的停着,也不敢动弹,生怕侏儒男站起来走过来看见光溜溜的我。

可是,真是事与愿违,我听见侏儒男站到了地上,然后,有一段时间,他什么也没干,似乎在侧耳停着我们这里的动静,他要干什么?我心里寻思着。然后,他悄悄的向我们这里移动,没有穿鞋,像个小偷似的,他要干什么?我心又开始狂跳着,却又不敢吱声,静静的观察着动静。

侏儒男并没有朝我这头走来,反而向珊珊的床头移了过去,珊珊此时正面冲着窗户,背对着我这里,两条美腿交迭在一起,因为为了方便,只穿了条连衣短裙,为了方便上厕所,甚至都没有穿内裤。侏儒男站在了她的窗前,呆了良久,不知要干什么,我只看到珊珊的肩头仍然均匀的起伏着。

终于,侏儒男伸出了他罪恶的小手,只能用小手来形容了,因为那确实是一只小手,他把手放在了珊珊的腿上,开始慢慢摸索起来,他一边摸索着,一边注意着珊珊的反应。见到珊珊没有什么反应,索性胆子大了起来,开始沿着珊珊的腿向上摸去,这个侏儒男居然当着我的面在猥亵着我的室友珊珊,而我却无可奈何,要是起来制止,没准会引起他的注意,要知道我现在可是什么也没穿啊,那岂不是自投罗网,我只能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动也不敢动。

我觉得珊珊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了,此时侏儒男的手已经放在了珊珊的屁股上了,只见他一边轻轻的揉搓着珊珊的屁股,一边把另一只手伸进了自己的裤衩里面,恣意套弄着下体。又过了一会儿,侏儒男居然直接脱掉了自己的内裤,扔在了一旁,我看见了他滚远的两瓣屁股了,他仍然继续着之前的动作。有过了一会儿,我听见珊珊轻轻的哼了一声,之间侏儒男此时两只手扒开了萱萱的娇嫩的臀瓣,把他的大脑袋伸到了珊珊的屁股中间,不只是在吃她的小穴还是在啃她的菊花。总之,也不知道珊珊有没有醒来,只是她的身体随着男人的动作一下一下有规矩的颤动着,还有细小的喘息声传出来。我在一旁看着着急,有种想要制止他的冲动。

最后,我还是没忍住,轻声的咳嗽了两声,侏儒男一惊,把手从珊珊的身上抽了出来,我听见珊珊长出了一口气。侏儒男愣在了那里,侧耳听了一会儿。我想,既然都这样了,就又咳嗽了两声。这下侏儒男赶紧转过身来,捡起了旁边的内裤,然后向他的床走去。看来有效果,见到侏儒男走了过来,要绕过我的病床回到他的床位,我赶紧翻了个身,后背转向他,一是光着身子有点不好意思,二是也怕他发现我这边的异常情况。

然而,我这里的情况还是没有逃过他的眼睛,只见他站在了那里,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的光滑的后背,看了良久,我觉得后背都冒出冷汗来。我听见他咋吧了几下嘴唇,轻声自言自语着,“现在的美女都喜欢裸睡么?真他妈太诱人了。”我的心狂跳着,难道我真的要为了珊珊舍己救人了不成么?

终于,侏儒男还是向我伸出了他的毛茸茸的小手,在我的腿上抚摸着,跟刚才摸珊珊的样子相同。怪不得刚才珊珊浑身颤抖,他摸得我着实很舒服,很会摸,让我怀疑他学过按摩。他也摸到了我的屁股,也是像刚才一样奋力的分开了我的臀瓣,把他的舌头舔在了我的菊花上,我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控制住身体不去颤抖,可是还是不自觉的哆嗦着,真是太舒服了,我忽然觉得也许珊珊会怨我打扰了他的服务吧?

我觉得自己好像是睡死过去的白雪公主,而侏儒男就是那七个小矮人之一,这时,他并没有爱惜他的公主,而是肆意的蹂躏着她的后庭,想要把公主据为己有。

正在我陶醉在他对我后庭的舔弄的时候,他却离开了我的身体,我轻轻扭动着身体,表达着我的不满,鼻子里哼出几声娇滴滴的呻吟“嗯,哦~”估计是个男人就禁受不住这样的挑逗吧。侏儒男也是不负众望的扑了过来,不过,我觉得自己有些玩大了,因为我感觉他已经不满足于在我身上抚摸了,他正在爬上我的床,他要做什么呢?

侏儒男轻轻的躺在了我的身后,然后用他的手臂环抱住我,天啊,他居然脱了个精光,我的后背被他的整个胸膛占据了,而且,感到有个又粗又硬的东西顶在我的屁股上。别看他人长得又瘦又小,下面的东西却一点儿也不小,虽然感觉没有旁边那屋的壮汉粗大,可是跟他的身材相比,也是不小了。

估计他整天面对他那丑陋的妻子,从来没有想到可以抱上我这样的美女吧,此时他也是很激动,可是,大概不能确定我是否睡着,他的动作也不敢太大。就这样,他在我身后用他的身体摩擦我的身体,我感觉后背上像要被擦出火来了,不一会儿就出了一层汗。

侏儒男没有放弃哪怕一丝骚扰我的机会,他环抱我的胳膊,刚好能够到我左侧的乳房,于是他的小手在我的乳房上轻轻的抚摸着,像个婴儿的小手,轻轻抓起母亲的乳头,我的乳头在他的抚摸下也涨的像个粉色的小葡萄似的。

侏儒男又开始轻轻的挺动他的下体了,烫人的小木棒在我的屁股中间摩擦着,大概我的臀部比较丰满,他的木棍又不是很长,加上我也没有配合他打开双腿,因此,他只能这样,在我的屁股沟那里抽插着,不过倒是挺舒服的,我的小穴已经流成了小河了,我还配合着他的抽插,轻轻呻吟着,不敢太大声,因为珊珊还在那头睡着。

侏儒男似乎不太满意现在的样子,他在我不注意的时候,慢慢的把我的双腿向上抬起,使我的腿蜷在了身前,因为正兴奋着,也没太在意,可是这个姿势,相当于让我的屁股向后翘了上去,而我的菊花和小穴无意中已经暴露在了他的火力之下,他一定觉得他的阴谋得逞了,在偷笑呢吧。接着,他又悄悄的向我的身下划去,这样,他的木棒就可以够着我的小穴了。

一切就绪,只差东风了。侏儒男为了吸引我的注意力,加紧了对我乳头的蹂躏,那里是我身上十分敏感的地方,我被他弄得有点喘不过气来,胸脯剧烈的浮动着,好像只这样就可以让我高潮了。其实,刚刚在旁边那屋的时候,已经被刺激的很舒服,开始向高潮攀登了,只是因为男人的突然撤出才让我停下来,需求没有被满足的我,犹如一个欲求不满的怨妇,而此时的侏儒男,其实是填补了刚才我欲望的不足,好像跑接力赛一样,正好让我欲望继续攀登。

我杏眼微睁,吐气如兰,香汗淋漓,忸怩作态。让身后的侏儒男欲仙欲死,他就好比一个极度饥饿的婴儿,在向他的母亲索求着哺育,而我就是那个母亲。

侏儒男见到我已经动情了,陷入了迷乱之中,于是展开了下一步行动,他把他的木棍轻轻的送到了我的穴口处,此时的穴口已经混乱不堪,他紧紧的抱住了我的臀部,然后用他的木棍的头部挤开了我的小穴,已经不需要润滑了,他用力向前探身,随着我一声清脆的惊呼声,他的半根木棍已经塞进了我的小穴。

我从迷乱中惊醒了,我还不想让这个侏儒玷污我的小穴,把他肮脏的下体插进我娇嫩的蜜桃。于是我使劲儿挣扎了一下,大概侏儒男已经预料到了我的挣扎,他死死抱住了我的臀部,让我不能挣脱,然后开始加速在我的下体抽插起来,虽然因为我的挣扎每次都只能插进一半,可这样也已经让他十分满足了,他现在只想着尽力的抽插,尽可能多的享受这个感觉,然后把他的子子孙孙都塞进我的身体。而我被他这暴风骤雨一般的抽插弄得失去了挣扎的力气,我觉得他弄得我很舒服,就这样给他也不错,就让他享受我的身体吧,使劲儿的插进我的小穴吧。

“啊,慢一点儿,哦,受不了了,啊,天啊~”我轻声的呢喃着,侏儒男也不吱声,只是大声的喘着粗气。我被他弄得心里痒痒的,心好像要跳出胸口了,我双手抓揉着自己的双乳,想让这感觉来的更强烈一些,不自觉的,我又把屁股向后翘了翘,让他的木棍可以插的更深一些。

侏儒男也不负众望,只见他使劲儿一挺身,“哦~~”我又惊呼了一声,他把的木棒全部插进了我的小穴,然后,他开始在我的小穴上大力的抽插,因为我的小穴紧紧的里挟着他的木棒,每次拔出都会把我的穴肉带出一些,他不禁惊叹我的小穴真是绝品,让男人疯狂的东西。

他这样插了几下之后,我就高潮了,为了不想发出尖叫声,我使劲咬住了一旁的棉被,这样只是发出了像小绵羊一样的咩咩声。大量的淫水从花心涌出,使得他抽插的时候发出咕叽咕叽的声响。

他还在奋力的开垦着我的小穴,虽然他的木棍不够长,够不到我的G点,不过我还是高潮了。高潮过后,我有些清醒了,我不想让她射进我的体内,我可不想生出一个侏儒来。于是,趁他不注意,我努力挣脱了他的怀抱,使劲儿蹬腿,让他的大木棒从我的小穴里退出来。随着他木棒的离开,小穴里涌出了许多水来,好像我的身体漏了一般。

侏儒男也是一惊,就要再一次扑过来,我赶紧趴到了床上,禁闭双腿,这样,侏儒男再一次把他的木棒从臀缝里插过来的时候,无论他多用力,也只能勉强碰到小穴,要想再插进去是不可能了。他有些恼羞成怒了,大力的在我的臀缝里抽插着,腹部拍打着我的屁股,发出啪啪的声音。

我继续紧挨着双腿,守护者我的小穴,无论侏儒男再怎么努力也只能这样了,最后随着他的一声呻吟,他趴在我的身上不再动弹了。我感觉他的木棍在我的臀缝里抽动着,热乎乎的粘液喷在我的屁股缝里,甚至流到我的小穴上,但是也到此为止了。

侏儒男在我身后喘息了一会儿,才慢慢起身,抽出他的木棍,在我的屁股上蹭干净了他的下体,然后轻轻在我耳边说了一句,“你一直醒着,对吧!”见我不做声,他又说道,“你真淫荡,不过,我喜欢”,他接着道,“下次不要让我看见,不然,我会插死你。”说着,他用力在我的屁股上掐了一把,我痛的哼了一声。然后,他起身离开了我的病床。

我在床上又喘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我坐起身来,抽出了手纸清理身上的污秽,我突然发现珊珊的一只手此时正放在她的双腿之间,身体不易察觉的扭动着。这妮子大概一直都醒着呢吧,为了救她自己被蹂躏,她却无动于衷,还在那里一边看我这边的直播一边自嗨,看来我的牺牲算是白费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郭翠已经来了,我艰难的起了床,郭翠还不时的打趣我,说我精神怎么这么差,是不是昨天自己嗨过头了。他哪里知道,我被一个侏儒男蹂躏的事,我发现侏儒男已经不在病房了,听说一早就出院了,难道是害怕我告发他么?无所谓了,说实话我也挺爽的,于是,我离开了医院,殊不知,好戏还在后头。